产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还要在消防队内接受为期1年的专业培训才能正式上岗

来源:http://www.yhipc.com 编辑:尊龙体育 时间:2019/07/07

  1月3日,哈尔滨大火现场,消防员在倒塌的楼体中进行搜救。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哈尔滨大火中,消防战士敬礼送别战友。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原标题:消防员之死背后职业化困境调查

  5名消防员被坍塌建筑掩埋后,哈尔滨太古小区居民郑忠磊回忆起消防员们最初赶到火场时的情景。

  1月2日下午,哈尔滨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被浓烟笼罩的最初十几分钟,先后两批消防员拖着水带赶到楼下。

  郑忠磊注意到他们“手足无措地站着”,互相询问:你们接到什么命令?在这里救火还是绕到后面?最后都茫然摇头。接着,他们“手忙脚乱地”寻找消防栓,“有的孩子连消防水带都接不上。”

  郑忠磊坚持称这些消防战士为“孩子”。他能背出殒身火场5人的名字和年龄,杨小伟最大,22岁;赵子龙最小,18岁。

  这是当下中国消防员伤亡情况的缩影。据《人民公安》数据,2008年至2012年5年间,牺牲在救火一线岁。

  “一次次,逝去的年轻生命让人痛惜。应从制度上探讨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福建省消防总队一名专家说。

  “他不可能应付那样的火情”

  现役消防战士反映,他们一般受训数月就要上火场,技能缺乏

  搜索“消防员”、“牺牲”两个关键词,可看到近年来数十起消防员遇难的报道。

  2014年5月,上海盛华景苑小区大火,建筑物内突发爆燃,23岁的钱凌云和20岁的刘杰被气流推出窗口,坠落死亡。

  2013年1月,杭州萧山大火,消防战士尹进良、陈伟、尹智慧因风向突变牺牲,平均年龄22岁。

  为何牺牲的消防员都如此年轻?曾参与此次哈尔滨大火救援的哈尔滨消防支队一指挥官陈平(化名)介绍,目前消防人员配额为国家兵役编制,每年的新兵征集是主要人员补给来源,从18岁至22岁不等。这决定了一线消防部队主要由年轻人组成。

  这些年轻人需要大量培训。“在征召消防员方面,除了基本的体检以外,并不设其他门槛,往往需要花大量时间从零开始培养……”,山东省济南市消防支队长高明在《消防周刊》撰文称。

  一定期限、专业化培训,是消防员入行必须保证的。

  陈平介绍,从惯例看,中国的消防员入行培训时间并不短。入新兵连三个月后,进入消防队,第一年进行基础知识、设备和消防技能的训练,是不允许上火场的。

  但现实无法保障一年的训练时间,陈平说,义务兵服役期只有两年,如果第一年不上火场,下一年就该复员了。

  被采访的多名现役消防战士反映,他们一般在消防队训练数月后就会上火场。许多新兵灭火时,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哈尔滨大火中牺牲的赵子龙,到消防队才一个多月。

  一名福建消防员说,一次救火中,几个新兵站在火场墙根下,根本不知道是火场中最危险的地方之一。班长为救新兵,自己被砸伤。在该班长被提干留在消防队几年后,又遇到类似情况,为救新兵再次被砸伤。

  没有积累,“怎能有经验”?

  现役消防战士服役期只有两年,缺乏经验积累,消防部队后续培训也缺少实战训练

  “经验,对消防员意味着安全。”河南一名消防员说。但对于服役期一般只有两年的现役消防战士,经验的积累极为有限。

  陈平说,别说培训仅一个多月的赵子龙没法判断危险信号,很多复杂火情,入伍两三年的消防战士也未必有能力判断和应付。“这需要长时间积累,没见过那么多样火情,不了解各类建筑构造,怎么可能有经验?”

  上海盛华景苑小区大火中消防员被气流冲出窗外,消防专家麻庭光分析,这是火灾动力学中典型的“回燃现象”:火灾中,大量可燃悬浮颗粒汇聚在密闭室内的天花板下方,一旦消防队员破门,氧气涌入,可燃气体瞬间被引燃,产生巨大火球和气流。“消防员对现场情况显然分析不足。”

  陈平自己也经历过危险。他当新兵时遇到过一次二甲苯发生爆炸,电线杆都被炸断了。“工厂内一片漆黑,我们冲进去什么都看不到,只知道用水枪喷水。”

  后来有经验的指挥员骂他们,这么危险怎么能冲进去呢,很可能会有新的爆炸。

  前述福建消防员说,他们曾去一个蚊香厂灭火,一名新兵冲在最前面,结果因粉尘爆炸被严重烧伤。

  “救火时考虑官员的要求”

  多位受访消防员反映,消防部门在火场经常受到外行地方官员干预

  陈平参与了哈尔滨大火的救援,但他认为救火过程“没依照科学方式进行,且受到行政命令干扰。”

  在这次火灾中,哈尔滨市政府公布失火建筑情况:只有简单承重结构,内部情况复杂。而且,起火15个小时后,还没找到图纸。

  5名消防员遇难后,外界质疑指挥者强令消防员进入燃烧近9小时的建筑内灭火。黑龙江消防部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时消防官兵都在3层楼顶救火,并没有进入楼体内强攻,不会拿战士的生命开玩笑。

  但哈尔滨市公安消防支队化工中队指导员刘纲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杨小伟等人遇难前在二三楼之间。他们接到哈尔滨消防大队的任务:进入三楼灭火。

  1月3日14时左右,建筑已被烧透。新京报记者在火灾现场听到哈尔滨市政府一名官员说,希望设备能进入楼体灭火。该提议遭到现场专家驳斥,“不能再让消防员涉险。”

  哈尔滨大火中的“行政干预”并非孤例。河南一名消防员称,一次救火中,着火建筑已无法保住,当地官员仍提出,要内攻,要保住财产。

  一名现役消防战士说,他曾去某工业区救火,装化学原料的长柱形罐体着火,浓烟滚滚,由于罐顶口太小,加之有风,直升机无法准确喷洒灭火剂。出警的消防队特勤中队有经验的老消防员建议,可以从罐体底部凿洞,将罐内的可燃物抽出运走。

  但在场领导表示该厂是纳税大户,要尽量保住生产物资,要求战士尽快靠近灭火。

  在场很多老兵明白,就算不爆炸,高温和浓烟也是巨大危险。但最终两名战士爬到罐顶,把灭火剂喷进去。

  某省消防总队一负责人坦承,消防部门在火场经常受到地方官员干预。“从消防验收到日常消防检查,我们都要看地方政府脸色,救火时也会考虑官员的要求。”他说,消防部队的装备由地方政府采购,必须与地方政府保持良好关系。

  由于人手不足,消防员疲于应付火灾,无法完成日常消防检查和火患查找工作

  进入消防队30多天,18岁的新兵赵子龙只刚刚学习了穿战斗服,熟悉空气呼吸机等设备。对救火技巧几乎“一无所知”。

  目前,国内消防员主要由现役兵和各地政府招募的合同制消防员组成,其中现役兵占半数以上。

  陈平所在的消防队全部是现役兵,受编制限制,人力一直不足。因此才会让赵子龙上火场。

  资料显示,发达国家平均每1万人口有10名以上消防员,发展中国家一般为3至5名消防员,而中国目前每1万人口只有2名以下消防员。

  陈平介绍,目前哈尔滨人口1000万,但消防员只有1000余人。

  各地普遍存在消防员缺乏情况。湖北当地媒体公开报道,去年,该省一线%未达到满编执勤,缺编近3000人。

  从2003年起,部分地方政府试水合同制消防员,形式与国外职业化消防员类似。

  但南方某省消防总队专家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提到,尽管已开展了十年多,但合同制消防员目前远未达到当初设想的目的。

  数量明显不足的中国消防员面对的是火患重重的城市。

  本次哈尔滨发生火灾的起火建筑并没有通过消防验收,消防通道长期被阻塞。2010年7月,该建筑也曾发生过大火,附近数百居民被疏散。居民此后曾屡次上访反映火患,但没有部门处理。

  新京报记者采访的近20名消防员都表示,由于人手不足,他们面对火灾频发已捉襟见肘。对于查找火患,消防员心有余而力不足。“消防消防,防患是最重要的。”陈平说,很多时候,消防检查流于形式。消防员需要24小时在岗,绷紧神经,根本就没多余人手去进行日常消防检查。

  河南、福建、江苏等多地消防员也称,他们的驻地城市也是消防隐患重重,尤其是秋冬火灾高发季节,他们奔忙于火灾现场,根本无暇进行日常消防检查。

  多名消防员提到,消防部门消防检查还会遇到各种阻力,“有些企业会找地方领导说情。”

  哈尔滨市道外区的金龙商厦,从2014年4月起,边装修边营业。2014年9月,该商厦发生严重火灾,造成两人身亡。事故发生后,该市场商户在市场门外搭建临时棚子摆摊经营,棚里生着炉子,火患依旧。

  “我们顾不过来,也管不下去。”陈平说。此前消防部门取缔商户,就被商户找到地方政府给他们施加压力。

  各地合同制消防员由于待遇低,晋升空间不足等原因,大量流失

  25岁的消防员周培(化名)是浙江宁波一名合同制消防员。他的服务期三年,再有数月合同到期。类似他这样的合同制消防员,占该市总消防人员的4成左右。

  周培所在的合同制消防队组建时有20多人,需要应对3个镇的火情。

  合同制消防员也有岗前培训。但周培只接受了两个多月的培训,涉及体能、队列、纪律、理论知识、简单救火操作。培训之后有考核,但是由于消防员缺口太大,考核不合格按规定应开除,但实际只扣了点钱。安徽、福建、河南、浙江等多省的合同制消防员培训都与此类似。

  三年间,周培的队友走得只剩7人。周培说,春节后,他们7人也都打算离开。

  2011年,东南某省会城市招100个合同制消防员。其中一名消防员告诉新京报记者,3年间,已有半数人离职。

  周培分析,队友们离开的原因首先是待遇,他们月薪2500元。

  周培所在的城市,房屋每平米均价1.3万元。他有次去小吃店救火,店门口挂着招聘启事:月薪3000元。周培对自己的收入很不满,“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经历生死。”

  周培还觉得缺少晋升空间。最近,福州市消防支队为留住合同制消防员中的精英,拿出两个管理岗位公开竞聘。该市合同制消防员数量超过600人。

  “现役兵消防员缺口大,合同制消防员流失严重。这是目前中国消防体制面临的最大问题。”中国武警学院一名专家说。

  河南省消防总队一负责人认为,目前在国内全盘推行合同制消防员成本太高,可行的方案是将现役消防部队的消防验收和防火监督等职能剥离,只保留火灾扑救和社会救助职能。

  该负责人还认为:目前消防主力仍是现役消防部队,应进一步提高现役部队中战士转士官的比例,让有经验的消防战士留下来。“在火场,一个老兵有时顶一个班新兵。”

  Casillas 55岁美国洛杉矶消防局长,从业25年

  在美国,要成为职业的消防员,需要申请和通过一系列测试。

  在进入消防队之前,需要特训。我是25年前加入消防队的,那时我们要接受为期4个月的特训,现在已经延长到6个月了。特训包括4个方面,消防知识和技能;建筑结构方面的知识;医疗急救知识;关于使用消防器械的知识技能。

  仅仅特训是不够的,加入消防局后,还要在消防队内接受为期1年的专业培训才能正式上岗。此间,新消防员进火场,必须在有经验的队员陪同和指导下才可以。

  成为正式消防员后,接到火警,要立刻检查和准备好救火设备、消防车,必须保证4-6分钟之内到达火场,10分钟的燃烧时间太长了。

  然后要了解火情,包括起火建筑的结构、里面可燃物的情况、火场的温度;分析灭火需要的时间和策略;除了了解失火建筑的结构,还需要分析整个区域的所有建筑群,以保证火势不会蔓延到其他建筑物。这些都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完成。

  救火永远把握一个原则:救人比救房子更重要(Always safe people, but not the building)!如果建筑物里有人,就算冒再大的险也要去救;但如果人员均已撤离,现场的火情难以扑灭,且全是易燃物,我们会马上撤退。只要里面没有人,我们不会拿任何消防员的性命去冒险。

  我们会有专门的评估员来监控现场建筑物是否安全,确保消防员救火时建筑不会倒塌。

  除了处理火情,每年我们都有一项例行的任务,就是负责辖区内所有建筑物的安全性,保证它们符合防火安全标准,做好监测。

  消防员的平均年薪在5万-6万美元之间,在社会上中等偏上。

  这个职业要接受严格培训,拥有专业知识。在美国,每个人都想成为消防员,这是一份专业且受人尊敬的职业。

  徐逸承 37岁 台北市文山区景美分队消防员,从业16年

  刚毕业的学生要经过基础训练,时长至少9个月,考试通过才能进入单位。如果是台湾警察专科学校毕业的,可以直接工作。

  刚开始进入消防队的人,要有学长(已经工作四五年以上)带着处理几次火灾,当被认为有能力自己处理火灾后,就可以跟着指挥官和小队长进入火场。

  但新人会被监督着,一旦被学长发现有危险,就会被拉住。年轻人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的是力气,想要冲进去赶快救人,没有注意到一些细节,比较冲动。

  工作后,还需要经常复习、加强救援技巧和学新的课程。

  分队、大队、消防局、消防署每年都会有定期或者不定期的各种训练,比如每年都会办化学药品的培训。

  此外还有基础火灾抢救、进阶火灾抢救、普通静态水上救援、河流急流救援、船舶和航空救援、隧道救援等。训练是真刀实枪的,如果有疏忽也会有可能受伤,之前就有学长因为转错方向,断了一只手。

  接到报警后,指挥官会先在电脑上找到基本资讯:失火街区的简易地图和附近的一些消防栓。根据消防栓的位置部署消防队,防止水源不足。还要负责研究行车路线,使之更快地到达现场。

  救火时,一般没有建筑结构图,除非是刚建的楼。通常我们通过观察相邻楼层的内部结构来预测失火楼层。

  到达火场,先汇报建筑物的起火状况和待救情况。如果没有人待救,就判断火灾的等级,失火物品,需不需要加派人手。根据标准作业程序,分为三级火警。一级火警派三个消防分队,以此类推。

  如果需要救人,可能来不及判断失火物品,就会直接冲进去。

  消防员是很稳定的职业,我会一直干下去,队里年龄最大的是指挥官小队长,今年55岁,已经工作三十多年。

  现在的薪资会比一般大学毕业生高,50万新台币。刚开始工作是40万新台币。

  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翟星理 实习生 李骁晋 杨怿 袁勇 黑龙江哈尔滨报道

  习和步出舱门

  外交部回应中国渔船在南海遭印尼舰船袭扰枪击

  [中国将升级“北斗”系统精度提至厘米级 助力南海维权] [组图]

  中俄酝酿打造“大欧亚伙伴关系”

  厅长“随便”一拍板 国家损失15亿

  印尼防长称菲新总统“不恨中国”

  俄罗斯有可能被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

  法国训英:要么留要么走别磨叽

  卡梅伦:英国脱欧是张“单程票”

  证监会围剿借壳 数百公司壳价值归零

  央行主管报纸:人民币汇率双边波幅增加在所难免

  外媒称中国已关闭钢厂不及2%:去产能遇挑战

  国企改革被指推进过慢 第二批试点名单或近期公布

  多省严打环境监测数据造假:企业花百元造假可省几十万

  中国经济持续探底12个信号:第二底部或年底出现

  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闭幕